当前位置:首页 > 阆中旅游 > 阆中:各教共存的风水之镇

阆中:各教共存的风水之镇

阆中其长年养在四合之势的群山中,地理位置险塞,与外界过往亦不频密,而难以跟上中原文化演进的脚步;但另一方面,相对独立的生活氛围,却催生出当地浓烈的宗教意识。中国的道教、印度的佛教、还有发源于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教,和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纷纷汇聚于此,圈地建筑,传教论道,在这一相对稳定的地域中,培养出一批批各自相安的信徒。

四川阆中,与云南丽江、山西平遥、安徽歙县并称为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镇之一,也是其中最陌生、最古奥的一个。丽江因其“小桥流水酒吧”的特色荣升为小资集散地;平遥随着每年一度的国际摄影节而大开门户;歙县得益于《卧虎藏龙》的公映一夜扬名;唯有阆中,一不小心,你甚至还会念错它的名字;尽管当地政府使出浑身解数,渴望在时下喧嚣的旅游热浪中分一瓢羹,效果却似乎总不理想。所幸的是,如此尴尬的现实,并没有掩盖阆中丰厚而独特的历史留存。

站在锦屏山的观星楼上,向北眺望,嘉陵江水缓缓流淌,从西北方向绕了个大圈,流向东北,最终汇入长江。而它所环绕的区域,便是曾在清朝初期,作为四川的临时省会,长达十年之久的古城阆中。它东靠巴山,西倚剑门,是古代进出四川的重要通道。如今,随着四川政治经济重心的迁移,阆中悄然旁落,成为偏安一隅的发展中城市:林立的广告标牌,宽阔的设有隔离带的马路,以及兴盛于上世纪90年代墙体铺满瓷砖的中高层板楼……和中国任何一处地方的发展中城市没什么区别。然而,就在这白楼灰宇的前端,沿江的一条狭长地带,你可以看见一片密密匝匝的青砖小瓦,循着传统的建筑格局与风貌,形成一方与“城市”迥异的清秀风景:这才是古镇的真实所在。

风水之镇

阆中的历史,从当地出土文物来看,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尚书·禹贡》云:禹分中国为九州,阆中属梁州。至商朝,属巴方;在周朝,属巴子国。公元 314年,秦惠文王置八郡,在阆中筑城建县;由此,阆中县载入秦国三十一县的史册里。其中,除隋初避文帝父杨忠之讳,改阆中为阆内县外,二千三百多年来,阆中之名一直未变。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留存下来的老城区,大部分是明清时期的建筑风貌。

古镇的设计格局规整,以西街、北街交接处为中心,主干向东南西北辐射,正应“天心十道”之喻,穿插其间的是长长短短、肥肥瘦瘦的几十条小巷。街道巧借地势,东西向的多而长,南北向的少而短,但无论身处何方向,抬眼望去,都与远山相对。小巷两侧是顺其而上的古建,高低错落比邻接踵。这别有设计的建筑群落,绝非朝夕得以筑成。据《古今图书集成》597卷载:唐太宗贞观年间,曾有一位观星象的人报告说,西南千里之外有帝王之气。太宗害怕皇位难保,令袁天罡到西南测步王气。袁天罡由长安测步到阆中,果见盘龙山雄伟绵延,山上树木葱郁,云蒸霞蔚,护送龙脉的嘉陵江,活跃奔腾至此,销声匿迹。此地众山众水汇聚,似万邦纳贡,形成“九龙朝圣”之势。袁天罡于是命人凿断今锯山垭盘龙山的抬头龙脉,据说那里至今还留有“锯痕”。袁天罡完成皇命之后,因留恋这里的山水地象,遂留居于此,在盘龙山建占星台,研究天象。也许,正是得益于这位中国风水学鼻祖的规划,阆中才得以风水之向建镇,历经百年而风貌犹存。劈龙脉虽是野史小传,但阆中还真没有出过惊世骇俗的人物,安居乐业的当地人便将曾驻守过七年而死后安葬于此的张飞作为英雄来祭拜,立庙祭祀,即张桓侯祠(在唐以前称“张飞庙”,明代称“雄威庙”,清嘉庆年间才称“桓侯祠”),时至今日已有一千七百余年的历史。

阆中经历的年代固然悠远,但其长年养在四合之势的群山中,地理位置险塞,与外界过往亦不频密,而难以跟上中原文化演进的脚步;但另一方面,相对独立的生活氛围,却催生出当地浓烈的宗教意识。中国的道教、印度的佛教、还有发源于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教,和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纷纷汇聚于此,圈地建筑,传教论道,在这一相对稳定的地域中,培养出一批批各自相安的信徒。

多种宗教并存

巫,是古代用歌舞降神的人。巫师、端工跳舞祈禳是一种古老的文化现象。远古时,阆中渝水(嘉陵江)两岸居住着宗贝人,他们是巴人的一个分支,天性劲勇,能歌能舞。他们曾参加武王伐纣,帮助秦昭襄王射杀为害的白虎。《晋书·李特载记》云“宗贝人敬信巫觋,多往奉之。”几百年之后,唐代诗人杜甫于广德六年游阆中南池时,写道:“南有汉王祠,终朝走巫祝。歌舞散灵衣,荒哉旧风俗。”可见在唐朝,阆中的巫风遗俗也足以令这位中原文化名人惊诧不已了。时至解放前夕,巫风之行依旧广泛流传于民间。

或许是得益于当地独特的民风,在东汉时期,巴蜀孕育出中国最早、最重要的宗教——道教。东汉顺帝时期,张陵(又名张道陵)率家人及弟子等到鹤鸣山(今大邑县境)修道,创立了五斗米道,于143年立道治统领教民,阆中云台山为二十四治之一。据说,他在云台山传道、炼丹、试法,后偕雍氏夫人及370弟子在此升真。

云台山海拔704米,从山中一峰独起,山峰陡峭;四周群山环绕,恭敬从容;山体为松萝掩映,云遮雾罩。“紫石如坚云”、“丹崖临石间”,晋代画家顾恺之曾为之而作画。道教的治点,多选在易守难攻的山地,既是传道的需要,也有军事的考虑。道家修行,行踪诡秘,起居悠然。张陵为何选择云台山作为升真之处?据说是云台山山形是个天然的八卦:山顶一部分高突,一部分低陷,高突与低陷部分呈曲线,恰似一个太极图。突出的是阳鱼,低陷的是阴鱼,云台观正好位于阳鱼鱼眼处。云台山脚也恰巧有八个,其外围更有八座山。山脚构成的里八卦和群山合围的外八卦,组成八八六十四卦。如此巧夺天工的造化,自然给张陵的传教布道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先人仙去,留下后人无限向往,历朝历代许多道家人物都曾到阆中修道云游,留下诗文和足迹。阆中的狮子乡的唐福关和云台山,也是葛洪研习道术之所,他在此所著《抱朴子》,提倡神仙道教,为此构造出种种修炼成仙的方法,并建有一整套成仙的理论体系,对后世影响极大。而阆中高道薛道光主张道禅双休,为道教南宋第三祖。如是算来,阆中也可称作中国道教发祥地之一了。

几乎与道教同时演进的,还有从古北印度东传而来的佛教。但阆中佛教的兴盛时期则在唐宋年间,阆中大佛凿成于唐元和四年,比乐山大佛还早。唐宋时建有开元、原觉、东岩、北岩等寺庙。开元寺名僧宣什博通经典,被誉为中国佛教十派禅宗之一。如今,我们依然能从现存的唐代大佛摩崖石刻处,想见其当年的辉煌与气度。

较之道教和佛教,伊斯兰教传入阆中,则是相对晚近的事情。明末清初,随着外省回民的迁入,穆斯林信仰也逐渐兴旺起来。古城内的礼拜寺街有清真寺两处,一处建于光绪初年,称东寺,在日军侵华时毁于日机轰炸。另一处建于清康熙11年,仿西安化觉寺建造,称老寺。纯中式的建筑格局,仅在修饰上能够看见精美的穆斯林图案文字和若干象征符号。偌大的礼拜堂,至今仍发挥着作用。古镇的大部分回民傍寺而居,逐渐形成几条热闹的商业集市。大部分居民,因循当地的格局,住在祖传的四合院里。不大的院面,却收拾得干净疏朗。传统的四合院,一方天井,大青石铺地,因为长年潮湿,边角处布满青苔。天井正中,多砌有三层花坛,最下是一圈兰草,中间盆养着蔷薇月季之类的时令花卉,花坛正中种着三两棵月桂,长的枝繁叶茂。待到金秋,即便没有栽种月桂的人家,也会买上几枝置在房中。在那时节,整个古镇都飘散着桂花清幽的淡香。

在当地穆斯林的心中,最负盛名的是盘龙山上的巴巴寺。“巴巴”是阿拉伯语“祖先”或“祖师”之意。该寺原名久照亭,是伊斯兰教噶德勒叶教派中,第一位来中国传教的前清大老师祖哲阿卜董拉希的墓地。清康熙二十三年,他随川北镇台左都督马子云涉足阆中,遂定居于此,死后,其弟子祁静一在此造“拱北”(墓地),建久照亭。巴巴寺由甘肃河州等地派阿訇轮流守护,至今由此。这里便成为陕西、甘肃、宁夏和四川等地穆斯林的圣地。每年农历3月25日,无数信众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参加盛大的祭奠仪式,这里由此而被誉为“中国的麦加城”。古往今来,各地的穆斯林无不以亲身前往麦加朝圣,作为毕生祈求之心愿,而对于那些相对贫瘠的信徒而言,能够来巴巴寺朝拜,也是一份难得的荣光了。

如今,盘龙山下已修有进园区的入口,沿石级上行,一路经过大大小小的墓碑,他们在山林的掩映下寂静而肃穆。百余步之后,便看见一道随势起伏的白墙,圈筑起巴巴寺原有的区域。石阶尽头,是一道山门,踏入其中,方见一座重檐飞阁别有伊斯兰风格的大建筑群。巴巴寺内古木繁多,环境清幽,大部分建筑借由地势与环境相合,就岗建亭,依势而行。身处其中,这里静默到只听见竹叶在风中的摩挲声,大殿外的两棵金桂花树散发着奇妙的香味,一个守墓人在偏门口晾晒采集来的金桂花花瓣,三两个信徒在大殿前瞻仰,一切都显得平和而安详。

上述宗教都以平和的方式传入阆中,并在此繁衍生息,而天主教的传入则显得粗暴许多。光绪8年,天主教传入阆中,法国神甫在城内学道街购买土地建教堂。光绪14年,中法之战后,由于清政府缔结了屈辱的《中法新约》,当地居民出于义愤捣毁了教堂。但在教会的胁迫下,当地政府逮捕了居民萨一腿,还将唐代尹枢和尹极兄弟的状元府赔偿给了教会,从此以后,状元府变成了天主堂。

与天主教的强势传入不同,光绪14年传入阆中的基督教,由初来乍到的英国人盖士利主持。布道7年后,他在郎家拐街开诊所,那是如今阆中市人民医院的发端;20年后,在那里修建了四川最大的教堂福音堂,并创办华英高等小学。盖士利的传教行为吸引了英、美、法、瑞典、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传教士的加入。

时至今日,城市变化已气象万千,我们依然能够找到被高层建筑所围裹的福音堂,当初由传教士亲手种下的小树如今已枝繁叶茂,将这座福音堂悄然与世俗生活隔开。于是乎悠闲的川人在福音堂的院外摆起了茶座和龙门阵,一边是福音声声,另一边则是搓麻阵阵。而身居古巷深处的天主堂,规模已远不及这座福音堂,但其院落宽敞,大树连荫。无论信徒与否,当地的很多老年人都在此消暑纳凉,闲话家常,鲜有人还顾念这座天主堂曲折的来由。享受眼下的稳定生活,或许是对人生最朴实的一种信仰了。

2008年5月12日,四川阆中,唐代佛塔身首各异。距古城两公里之外的滕王阁风景区在地震中遭受重创,一尊国保级文物——唐代佛塔顶层的一火焰纹状圆石在地震中身首各异,被摔得粉碎。佛塔由滕王所建,塔基为刻有四瓣梅花的四方形须弥座塔身乃一上大下小长圆体,正中开一船形龛,内刻一佛结珈跌坐于莲台。上装塔刹,刹基为一圆形莲瓣石盘,上有八力士托举刹身,刹身为六方柱,各方刻一座佛,刹顶为一火焰纹状圆石,塔身全高8.25米,保存完好,据专家介绍,此塔乃七级佛屠,原有三座,现尚存一座,有较高的文物研究价值。2006年6月,阆中唐代佛塔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阆中之恋

优德88唯一官网官方微信&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