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阆中旅游 > 老观古镇寻幽访古,构溪河畔听水无声

老观古镇寻幽访古,构溪河畔听水无声

(网友:自由拍客 供稿)

快乐就像一首节奏轻快的歌曲,每一个音符都荡漾着活跃的生活激情;幸福就像一溪源远流长的清泉,每一滴水珠都漂浮着清澈的愉悦心境。人生就像一场虚幻美丽的暖梦,每一个细节都潜藏着未知的奇幻转变------也许,人的一生是简单而又复杂着的。其实人生也是这样子,只要用心去欣赏每一个细节,那么生命中的每一位过客都能够给自己的回忆带了别样的巅峰。

3月2--3日,朱德故里自由户外部落本来打算去新打造后的章怀山看看,结果因为北方风沙雾霾影响到南方,天阴沉沉的,好多人都打了退堂鼓,才临时决定改变线路去了阆中老观古镇--构溪河。15名驴友3辆车一路飞奔在春天里,处处百花开,特别是油菜花开灰灰黄,沁人心脾。今日,太阳露出了笑脸,给一路春游平添了许多行色。

到老观古镇并不远,只是要经过阆中到文成--二龙过去,构溪河上游的石滩镇也在途中。要去一看,也无非是因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名头。据史志记载,老观镇位于阆中市东北45公里处,古镇建在老君山和慕贤山之间的狭长山梁地带,省道302线蜿蜒穿越于海拔600米的山梁之上。这里北可上苍溪、广元,东可达巴中、仪陇,南抵阆中古城。1995年被确定为四川省试点小场镇,2004年被批准为四川重点小场镇,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2005年9月被批准为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老观场场址,原为古奉国县城的遗址。南朝梁武帝天监八年(公元509年)在此置白马义阳郡。西魏恭帝二年(公元555年)改白马义阳郡为白马郡并置奉国县,以此地始附于魏,故以奉国为名,老观自撤县至今又有700多年历史。老观同样是中国西汉著名天文学家落下闳的故乡。

“清早起来去赶场,摘片树叶吹响响……”作为历史上的“灯戏窝子”,老观的人们演灯戏,看灯戏,议灯戏。灯戏是老观镇的历史品牌,也是现代老观人的骄傲。跟阆中所在的风水古城比,老观古镇确实微缩了好多,作为我们这些俗人,也许是古镇见多了,竟然难以体味其中之韵味。现代建筑环抱着,还有人工雕琢的痕迹,顺便到一家客栈看看,价位真还有些虚高。街头难得看到两个人,大家都在虚掩的门房里喝茶打牌,偶尔一些居民探出头来,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想去塔楼的愿望是没法实现了,游客接待中心大门紧锁。最让我们难忘的,倒还是新街上一家叫老地方砂锅的馆子,也许是饿了吧,那味道就不摆了。听口音像是外地来的两口子开的,好而不贵200多元,热气腾腾,待人和善,只是蒸的米饭没那么松软耙活,孙行者说一把能撒过河。

曾找老观古镇的网友们问询过古镇的情况,但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所以贸然而去,又若有所失地离开了,当然山上有庙子的老君山也没去了。午饭后大家又商量着行程,最后还是决定去构溪河转转,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未作露营的准备,但就当是去探探线。这一路自胜者小冯冯的车时快时慢地开道,波娃子领队,胖妹和她家的小驴子冬哥、希望一车;中间为东说西说掌舵,其贤内助一笑而过、凤姐、行者孙两口子一起;俺在后扫尾,营山来的天路一家,还有天真活泼的小千金,枫叶晓霜及绿衣母女一车,虽然走错几次道,但依然回到了正道。阆中有的地方岔道太多,但就是未设置标志标牌,十分恼火。

和构溪河柳湾的老王家联系了,老两口已提前给我们煮好了红苕稀饭,等着我们去才炒菜。从老观古镇又得返回阆中,然后过二桥--七里坝,半天都没找到去仪陇老县城的便道,还跑过了孙家垭收费站,最后询问战友才得知要从交通大楼对面穿进去,到河溪关过渡,再到扶农。河溪关已是多年的轮渡码头了,这次看来人车分离、带救生浮具、海事现场管理等安全措施还不错,据说这里也要改造了吧。

到扶农学校,大家开始想停车在里面,但考虑到没人照看,就联系了船家,才又停到黄果树码头的扶农超市,请店家看护一晚10元/车。一艘挂着红灯笼的旅游船早已在码头等着我们,没多久工夫,船家老杨就将我们送到了柳湾宿营地,这一趟50元。果然一片新枝吐蕊的河滩柳树林,真是扎营的好地方。这下把俺们几个没带帐篷的肠子都悔青了,自胜者用他那双灵敏的大脚到处蹚了一遍,最后跑到那边比较平坦的地方搭帐篷。收拾完毕,已是傍晚,一行到了老王家填饱肚子,就又找来柴禾,熊熊的篝火映红了半边天。老王家的狗狗特别逗人喜爱,据说只要看到游船有客来,它老远还会跑去接客,他们家真还舍不得这条看门狗。附近还有一条狗大概十分羡慕老王家狗狗吃香喝辣啃骨头的生活,随时都跑来向嘴。晚上,就着火光,波娃子、东说西说、自胜者等继续喝啤酒。大家围成一圈,在料峭的河边春夜里取暖。户外笑星波娃子以他80后的年龄,60后的沧桑面孔给大家带来了欢乐。

夜,真静啊,也许柳湾的农家早早已进入了梦乡,只能听到我们的笑语喧哗,但也许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合。天路偶到河边,他说不经意间就看到了水面上海市蜃楼的沙滩,抑或是幻觉?这时候,物我皆忘,什么工作的烦恼,身外事务的受累,都在这一刻,灰飞湮灭。最后我们几个住的是老王家,被子也还相当暖和。是夜,山村沉寂,梦到了很多,而又似水流过。在天路的呼噜声中,一觉到天明。

几声鸟鸣,3号周日早上,大家喝了一碗杂酱面,还有肉馍馍,准备爬背后的切刀梁。山脊廋骨嶙峋,山上村民正在挖麦行子,一片片菜花,使人驻足。大家在此合影留念,兴奋地跳高高。俯瞰构溪河,月牙儿般蜿蜒流淌,层层薄雾,田园风光,肚子唱空城计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介俗人,而非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神仙。老王家说,他们这里据说要开发了,曾有飞机擦着水面低空飞行,还找人戴斗笠、穿蓑衣,荡着打渔船,拍摄到河上撒网打渔的样子。但开发就意味着破坏,这必须引起大家重视了。

构溪河发源于苍溪两溪乡和龙山镇之间侨盘山流经阆中龙泉、千佛、石滩、妙高、扶农,在河溪镇处汇入嘉陵江,阆中境内长79千米,流域面积达658平方千米,其中林地233平方千米,森林覆盖率为40.1%。构溪河流速上急下缓,特别是在妙高、扶农、河溪境内,河床成“U”字形,河水清澈,在河道转弯处,形成宽阔地自然湖泊,沿岸丘陵山区有丰富的林木植物,为川北地区最集中、保护最好的野生植被区。据了解,这些物种对研究气候变迁和保存植物原始基因具有重要的生态意义。同时,保护区内还栖息着鸳鸯、鸢、雀鹰等数十种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和豹猫、花面狸等近百种省重点保护动物。

这里的山很苍茫,这里的水很温婉。上午11:00许,早上波娃子早已给老王家结好帐,我们喊来船家老杨,准备开拔,打道回府。从老路到盘马--土门三岔河--三清--柴井--仪陇新政,路面时好时坏,特别是三县交界的地方,区别较为明显,也许是支线,有人重视有人忽视罢了。午后13:00许,大家在一起用餐完毕,然后各回各家。

下周,就是三八了,那些成熟景区又将成为人们疯狂拥挤的目标。不去凑那热闹,去未开发景点和半开发景区将是我们的首选,看准备到杨桥柏杨湖露营休闲。忘却了,忘却了世间的烦恼,忘却了红尘的喧嚣,忘却了琐事的困扰,忘却了生活的抱怨!风淡云融,拂丝摇纤;枯草溅新,把春唤。心底涌起的,是对大自然的赞叹。大好春光,莫去茶坊。

  • 上一个文章: 记忆老观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阆中之恋

    优德88唯一官网官方微信&微博